行业资讯


金融与实体背离 全球金融风险正转为暴露期


    6月4日,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在“2016青岛·中国财富论坛”上发表了演讲,本文为演讲实录,经作者审校。

  第一个话题是美联储可以任性吗?

  传统的开放经济的“三元悖论”告诉我们,在浮动汇率制度框架下,货币政策是独立的。然而,最近有个“二元悖论”却说,在资本自由流动的情况下,即使汇率自由浮动,也不可能获得完全的货币政策独立性,即便是美联储也不可能自主制定利率政策。

  我们看到美联储最近在加快推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,造成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分化,其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加剧了国际金融市场震荡。但***市场动荡又产生回溢效应,反过来又制约美联储加息的进程。于是,我们就看到前期美联储为此延缓加息。市场甚至猜测今年2月份的G20上海会议上有一个“上海协议”,各国协调政策,美联储延缓加息,美元汇率回软,国际金融动荡平息。当然,这是不是事实真相并不重要。我们只需清楚,美国也不能完全按自己的节奏来安排加息进程。只是将来美国货币政策调整是自发地考虑外部溢出及回溢影响,还是放到国际平台上进行经济政策协调,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。

  第二个话题是金融风险离我们近了还是远了?

  去年四月份国际货币金融组织发布了《全球金融稳定(GFSR)》报告。报告说,与2008年金融海啸发生前相比,国际金融风险是在上升,而不是下降。同时,风险是在转移,从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转移,从银行体系向非银行体系转移,从偿付风险向流动性风险转移。

  今年年初,一些欧资银行股票遭到市场抛售,就反映了长期低利率、零利率甚至负利率,对银行体系健康性的伤害。近年来,中国境内货币市场、债券市场、股票市场出现的剧烈震荡,也是宽流动性不能为实体经济充分吸收,所产生副作用的一个缩影。

  总的来看,全球范围内,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背离是在进一步扩大而不是收敛,国际金融风险正从积聚期转为暴露期。

  第三个话题是现阶段如何进行资产配置?

  有四条原则:

  第一,降低预期。

  经济增长放缓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,现在有一个说法“世界经济新平庸”,美国经济学家萨默斯关于“长期经济停滞”的预言正越来越引起各方的重视。在这种经济环境下,如果你要获取过高的收益,可能就会掉入庞氏骗局。另外,风险和收益成正比,即使没有庞氏骗局,如果你要想获得一个高于市场平均回报水平的收益,也就意味着你需要承担额外的风险。

  第二,稳中求进。

  目前内部外部不确定、不稳定的因素很多,很多事情不是不能准确预见的,要进行情景分析,根据不同的情景做不同的预案。

  最近,因为A股有可能纳入MSCI指数的预期,“沪港通”北上资金持续净流入,但另外有说外资正通过境外A股的股指期货做空A股,外资是名义上做多,实际上做空。而我以为,这样理解可能有失偏颇。因为,境外投资者有可能是为了对冲现货市场的净多头头寸,而在期货市场上以空头进行风险对冲。这恰恰说明了境外投资者的专业和成熟,而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有意做空。

  我们在配置资产时候,要学习这种风险管理经验,未料胜先料败,有风险敞口就要用金融工具适当地对冲,不要用市场判断取代市场操纵,那是赌徒心理。

  第三,远离泡沫。

  刚才曹教授也提到了,全球搞了八年的量化宽松以后,对实体经济的复苏作用有限。在金融与实体经济背离的背景下,长期的宽流动性、低利率环境,造成全球范围内的资产泡沫无处不在。没有只涨不跌的资产价格。我们投资时,要回避估值过高的资产,否则你就有可能会成为接盘者。考虑到本土投资偏好因素,投资者可能对***市场不理解、不了解,仅仅因为汇率预期因素就贸然对***投资布局,缺少对***市场的认真调研,很可能会交一些学费。

  第四,寻找机会。

  个人认为,对内我们要抓住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机会,布局一些有新动能、新机遇的领域,谋取比较高的、稍微理想的回报。对外来讲,要布局那些不仅有财政货币刺激还有结构调整的经济体。如果只有货币刺激,没有经济结构转型,是要回避的投资地区。